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294 藿香的用處分享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药坊。
乔墨儿找到了一间药坊,在里面待了整整一日,整个药坊的记载都快被乔墨儿翻了个遍,找到了几个临近那个老妇人口中所说的症状,却都是没有结果,有的连如何抑制的方法都没有,总而言之,就是束手无策。
“诶,要是这会儿司空昌在就好了,这样我也好同他一起商讨一番。”
“真的是太困了。”小药童撑了个懒腰,见乔墨儿一夜都没有离开,对她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位姐姐,能在我们药坊待上一日的,除了你之外就只有之前的乔府嫡女乔墨儿了。”
“哦,是吗?”乔墨儿偷笑,兴许自己现在的容颜有变,很难达再恢复到曾经倾国倾城的容貌了。
“嗯,我虽谈不上有什么过人的技艺,但我却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不知姐姐你想要找些什么医例,要不同我说说,我来帮你分析分析。”
小药童整理着被乔墨儿退还回来的案载,想要帮她分担点负担。
“你知道瘟疫吗?”
“那要看是什么瘟疫了,南北地区穷乡僻壤,尝尝吃生食,易得伤寒,东北地区地大物博,人群聚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有食之,易得霍乱。”
小药童分析的头头是道,总结的也很到位,乔墨儿对此也算是一番新的见解。
“而这些病的起源都是来自于吃,事不五时的就会复发一次,因此丧命的人也算是不少。不知道姐姐你这次遇见的是什么情况?”
“嗯,确实有点儿棘手的问题,我看了那人面色毫无异样,说话也是慷锵有力,丝毫没有因病情有影响。”
“兴许是那人根本没有染上瘟疫,姐姐恐怕是杞人忧天了先?”
“并不是我杞人忧天,我听那人说,三日之内就会因为症状没有医治的话,七日之后定是必死无疑的。”
乔墨儿敲着柜台的桌子,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再翻翻有没有漏掉的案载。
“姐姐,你就不需要再翻了,我们这儿所有的案例,都没有姐姐你刚刚所说的那瘟疫的记载,所有我劝姐姐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一切随缘吧。”
小药童心疼道。
“随缘吗?”乔墨儿决定要带着这个小药童一起找找办法,可不能让他成为了自己找到瘟疫解决方法的绊脚石了。
“我好像记得那人说,凡是近距离接触过的人,都得了那个瘟疫,我昨日刚和那人近距离接触过,今日又在你们药坊待上了一宿,不知道是不是把瘟疫也传给了你这个小不点儿呢?”
小药童听见乔墨儿说她就是带着瘟疫来的人,吓得赶忙拿起柜台底下的白布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姐姐,你可别坑我啊,我还是个学徒,一时半会儿还没学到什么东西,而且上有老,下……”乔墨儿望了一眼小药童,他立刻改口道:“下虽然没有小,但我还小啊,不能被姐姐你这三言两语毁了前程啊。”
“那没办法,你要是想要功成名就,学出点儿什么来,就同我一起找一找解决的办法,别到时候姐姐一命呜呼了,还带走了你这么个小俊男。”
乔墨儿调戏着小药童。
“不可能,姐姐求你告诉我,真的不是开玩笑吗?”
“不是。”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294 藿香的用處展示
乔墨儿笃定的回答。
小药童惊吓的端起案载翻了起来,生怕遗漏了之前没有看到的瘟疫解决方法。
“你不是说案载上没有记录吗?而且你不是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吗?怎么还这么认真的重新审视铺子里的案例?”
“人有的时候记忆未必都是正确的,说不定真的会有遗漏的地方,我这就认认真真的看一遍,姐姐你也别闲着了,赶紧想个办法,找到解决的法子吧。”
小药童这回可真是被乔墨儿逼急了,刻不容缓的催着乔墨儿回去继续查案载。
“墨儿,该用早膳了。”
韩云熙提着早膳来找乔墨儿,乔墨儿看着韩云熙,摇摇头笑着说:“你还真是除了吃,一无是处啊。”
优美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294 藿香的用處推薦
“墨儿这是在嫌我不中用吗?”
“我可没有说啊,是你自己领悟出来的,也算是另一个特长了。”乔墨儿没有接过膳盒,继续翻阅着案载。
韩云熙不生气,主动帮乔墨儿布膳,看她忙碌就亲手喂她用膳。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乔墨儿被韩云熙突如其来塞进嘴里的东西给苦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294 藿香的用處熱推
“也没什么,就是在粥里给你加了点儿藿香。”
“好好的给我吃什么藿香,水,我要喝水。”
“有水,有水,赶紧喝点漱漱口。”韩云熙贴心的给乔墨儿添了杯茶水,然后继续端着粥想要给乔墨儿投食。
“你还想要干嘛?”乔墨儿双手抵住韩云熙递送过来的手,“简直是苦不堪言。”
小药童看见韩云熙这么近距离的接近乔墨儿,丝毫都不怕乔墨儿身上可能带有的瘟疫。
“姐姐,你刚刚该不会是在同我开玩笑?我看这个公子哥儿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你,也没见他有什么可避讳的?”小药童这会儿放松了警惕,总觉得乔墨儿对他刚刚是开玩笑的。
韩云熙没有放下碗的意思,还是坚持要给乔墨儿投食。
“她没有开玩笑。”韩云熙满眼都是乔墨儿,对于刚刚小药童说的话,他自然是不满意的。“我家夫人确实接触过瘟疫的病人,只不过我们家夫人心善,想要普渡众生,所以这才在这儿不停的学习翻阅案载。”
“心善?”小药童内心重创,这是什么逻辑,“姐姐,我也是众生之一,为何姐姐要祸害于我啊?公子哥儿,难道你不怕姐姐传染你吗?”
“不怕。”韩云熙回答他的话。
“对啊,我想明白了,藿香,藿香可以止瘟疫。”乔墨儿猛然的站了起来,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她好像见过每一个实载案例中都写有藿香对其瘟疫有很好的抑制,还能预防瘟疫的爆发率。
小药童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拿过之前的那些案载都一一翻了一遍,只要他记得的瘟疫中,好像都有记载着藿香。这藿香一直是被有经验的良工们一致认为,是对瘟疫预防与治疗功效强大的中药。
藿香可以除去表面湿邪,也可治疗外感表征,一番分解斟酌下,小药童也是十分赞同乔墨儿所说的见解。
“夫人,那你还吃吗?”
韩云熙端着的碗,一直悬在半空中,见乔墨儿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旁敲侧击,不免用眼神示意她赶紧吃粥,预防一下瘟疫。
“吃,当然吃。”乔墨儿接过碗开心的吃了起来。
“那夫人还怪我一无是处只会吃吗?”
真是个小气的男人,随口的一句话也能被他记这么久。
“能吃是福,不嫌弃不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