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愛潛水的烏賊-第一章 灰土生態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比起“旧调小组”刚从祈丰镇回来那会,荒野上的景色更加凋敝,仿佛一夜之间就从深秋进入了初冬。
“是不是快下雪了?”龙悦红看着窗外铅色的天空,颇为期待地猜测道。
他还只在教科书和幻灯片上见过雪景。
“往年这个时候,是差不多该下雪了。”蒋白棉边开车,边随口回答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副驾位置的白晨瞥了眼后视镜道:
“沼泽北边,可能都下过好几场雪了。”
黑沼荒野最北边连接着冰原,那是一个天寒地冻的世界。
不过,因为黑沼荒野面积很大,沼泽以南的区域,天气还没那么极端,属于四季分明的类型。
“真想看看什么叫白茫茫一片。”龙悦红收回目光,感慨了一句。
端正坐着的商见曜立刻回应道:
“这不是什么吉利话。”
“为什么?”龙悦红虽然知道商见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还是忍不住询问道。
他对吉利、倒霉、命运之类的话题非常敏感。
商见曜笑了一声:
“你想想,当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暴雪掩盖,只剩下白茫茫一片,那能吉利吗?”
“也是……”龙悦红不得不承认商见曜说的有点道理。
听着两人的对话,蒋白棉补了一句:
“每年冬天,不知多少荒野流浪者被冻死,下雪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灾难,对吧,白晨?”
“嗯。”白晨拉了拉脖子上的灰扑扑围巾,“很多聚居点的房子年久失修,雪一下大就容易压塌,不少人衣服也不够,更别说取暖了。”
龙悦红听得一阵沉默,长久之后才叹息道:
“还是公司好啊。”
不管怎么说,员工们都能有过冬的衣物,有实在的热水袋。
层级高点,能源配给多一点,还能时不时开一两个小时的取暖器——如果能抢购得到,或者交易得来。
说到“盘古生物”,龙悦红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颇为害怕地问道:
“组长,你说,要是我们的任务计划书真的被‘生命祭礼’教团潜藏的人看到,泄露了出去,那地表的邪教徒会不会在水围镇埋伏我们?”
路线可以改,目的地没法变啊!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可以先派诱饵过去试探。”不等蒋白棉回答,商见曜的笑容已是变得灿烂。
他拍了拍龙悦红的肩膀道:
“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是我?”龙悦红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知道,小组里最弱的就是自己,实在承担不起当诱饵的责任。
一方面,这真的很危险,他很害怕,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没到组长和白晨的水平,很容易就把诱饵这个任务给弄砸。
——龙悦红把“旧调小组”成员们的心理素质分成了四档,他自己是最低的第四档,往上空一档是同时处在第二档的蒋白棉和白晨,商见曜则独一档。
商见曜“严肃”解释道:
“因为你一看就是诱饵。”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愛下-第一章 灰土生態看書
“……”龙悦红一时没能理清这里面的逻辑。
“别吓唬他!”这时,开车的蒋白棉笑骂了商见曜一句。
她转而对龙悦红道: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公司的人知道水围镇在哪里吗?”
“不知道。”龙悦红先是下意识回答,接着恍然大悟。“这样啊……”
他这才记起,水围镇能从旧世界毁灭那会,相对安稳地延续到现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位置隐蔽,外来者很难找到。
而蒋白棉上报这件事情时,有意识隐去了水围镇的具体情况,只说在荒野上遇到了他们的狩猎队伍。
想明白之后,龙悦红颇为汗颜:
“我竟然忘记了这点。”
“你主要是一遇到可能带来危险的情况就容易慌神,以后记得先沉住气,多想一想。”蒋白棉先教导了一句,然后宽慰道,“不过嘛,你能想到‘生命祭礼’教团的外界成员在预定目的地埋伏我们这一点,对才第二次到地表的你来说,算是相当不错了。”
得到赞扬的龙悦红顿时信心倍增。
他思路一转,兴奋说道:
“所以,这可能的危险不在水围镇,而是野草城?”
“旧调小组”的两个预定目的地,一是水围镇,二是野草城。
比起水围镇,野草城算是“盘古生物”、“最初城”和“白骑士团”这三大势力所在区域之间较为出名的城市,被诸多遗迹猎人和荒野流浪者熟知,不存在找不到的问题。
蒋白棉还没开口,商见曜已是同样兴奋地对龙悦红道:
“这状态不错,保持住!”
状态不错……等等,我为什么要兴奋?这是多么严肃危险的事情!龙悦红忽然想抬手拍一下自己的脸庞。
“你兴奋个什么劲?”蒋白棉又骂了商见曜一句,然后对龙悦红道,“不错不错,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很不错。接下来的路上,我们都得好好想一想到时候怎么不暴露自身地进入野草城,怎么确定公司在那里的情报人员是否存在问题,呵呵,也不用着急,早着呢,先把水围镇的事情处理好。”
“是,组长!”龙悦红大声回应道。
他觉得自己在慢慢蜕变成可以信赖的组员。
吉普车又开了一阵后,白晨看了外面许久,皱着眉头道:
“有很多动物迁徙的痕迹。”
听到她这句话,龙悦红才发现,偏灰偏黄满目凋零的荒野上,有许许多多的脚印挤在一片地方,仿佛踏出了一条连通南北的大道。
“今年的气候不太正常,许多怪物群都在迁徙,动物应该也差不多。”蒋白棉回忆着自己看过的、听过的消息和新闻,表情似乎颇有感触,“对不少荒野流浪者来说,这个冬天难过啊。”
她话音刚落,半空飞过了一群奇怪的鸟。
它们比乌鸦大不少,身体覆盖着黑色的羽毛,头骨裸露在外面,沾染着秽物。
这群鸟越飞越低,很快落入了不远处的沼泽内。
这个过程中,它们没发出一点声音,安静的就像不存在。
白晨看到这一幕,语含些微感叹地说道:
“告死鸟……
“那边看来有不少死尸。”
“告死鸟?这是一种乌鸦?”龙悦红好奇问道。
他记得教科书上提过,旧世界许多地方视乌鸦为不祥之物,称它们是告死鸟。
白晨收回目光,具体解释道:
“这是一种畸变生物,我们都叫它告死鸟或者白骨乌鸦。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第一章 灰土生態鑒賞
“它们只吃死尸,有它们聚集的地方,必然有死亡存在。”
开车的蒋白棉轻轻颔首,补充了两句:
“这种畸变的乌鸦很神奇,头骨裸露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活得很好。
“它们对活着的生物没有攻击性,但如果遇到,也要小心。它们嘴巴里能伸出一根管子,类似苍蝇,从中吐出消化液,这种消化液很危险,能非常快将尸体融化成汁,方便白骨乌鸦食用。
“既然这种消化液能融化死尸,那我想,它弄到活着的人身上,效果应该也不差。”
龙悦红想了下那幕场景,顿时嘶了一声。
“那么问题来了。”商见曜兴致勃勃地说道,“这种乌鸦肉质怎么样?烤着吃是什么味道?”
蒋白棉侧头瞪了这家伙一眼:
“这种乌鸦本身就是畸变过的,加上食物特点和生活环境,不知道携带有多少毒素和病菌。”
她说完之后,白晨突然开口道:
“肉质很好。”
蒋白棉一手掌握方向盘,一手摸了摸耳朵:
“你吃过?”
“嗯,那是一个像现在这样的冬天,没有足够的食物。比起人类,我觉得吃白骨乌鸦更能接受……”白晨用回忆的口吻道,“肉质意外的好,它们的蛋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
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抬手,抹了抹嘴角。
做完这个动作,龙悦红醒悟过来,一阵羞愧。
商见曜侧过脑袋,认真对他说:
“我用‘推理小丑’控制了你,所以你才和我做出了一样的动作。”
“真的?”龙悦红又释然又惶恐。
“假的。”商见曜笑着回答。
蒋白棉没理睬后座两人的对话,好奇问起白晨: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一章 灰土生態鑒賞
“不会中毒或者感染疾病吗?”
“中毒可能不明显,还好。”白晨下意识看了眼窗外,“但我们当时十几二十个人,生病死了差不多一半,他们的尸体又养活了更多的白骨乌鸦……”
她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不知对谁的嘲笑。
“在灰土上,有的时候,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蒋白棉由衷感叹道。
这样的交流中,灰绿色的吉普奔驰于荒野,在天色快黑下来前,钻入沼泽,七拐八绕地抵达了水围镇。
因为彼此已经认识,有过交易,属于可以信赖的人,所以,白晨出面后,守卫直接将他们放进了镇子,让车辆停在了老位置——围墙拐角处一个木结构的棚子外。
蒋白棉刚刚下车,就看见了一个熟人。
“狗子。”她笑着打了声招呼。
小名狗子,穿着灰扑扑防风服的镇卫队成员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喃喃道:
“我,我叫丁策……”
白晨没给狗子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接问道:
“田镇长呢?”
丁策的表情顿时变得悲伤:
“镇长,镇长他病倒了。
“快,快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