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九十二章 就此吸食萬千相伴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数百精锐部队的战士朝一位魔道人扑去,以手中锐器刺向他的身体,试图将其割裂。他的气息不断变得萎靡,但还是在挣扎中释放出魔气,瞬间刺死四周数十人,令他们一瞬丧失生机。
这些魔气如钢锥也似锋利的剑,不断闪着幽黑的光。而它们带去的毁灭之力,瞬间遍布战士们全身上下,令他们身体一空,似遭受难以言喻的冲击,瞬间没了性命。
鲜血不断下淌,甚至顺着魔气所成的长锥流向那位魔道人,令其准备吸食生灵之气。
一旦尝到甜头或胜利的滋味,易傲的魔道人便放声大笑,道:
“谁能杀我?”
在其狂笑之际,一根极具柔韧性的鱼竿抽打而来,猛地打在他脑部,令其身体一颤,当即没了命,化为一滩黑水。而生灵之气飘散于空,瞬间成了无主状态。
“一个小小的参天初境,以为吸食了些元气,突破了原先的桎梏,就能为非作歹?”
姜涛扛着鱼竿,站在惊慌的百人身前,没好气的结印,令众人看不见的生灵之气朝向夏萧而去。虽说在修行者眼中,这些生灵之气皆有不同颜色,但不能修行的战士只能感受到一股风从自己身上刮过,那种感觉难以言喻,极为神秘。
他们看着夏萧,后者身体四周有奇异的颜色不断闪出,有些像半透明的水在流动,也像有淡黄之色。但他脸上的痛苦,令很多人注意到,包括在高空同清寻子争个高下的黑煌。后者看一眼地面,有着一道极浅伤痕的面孔带起一丝笑。
“你的徒儿恐怕很快就会被生灵之气撑死,没有魔纹祭祀符阵提高上限的他,只是个略显特殊的普通人,你以为这样的他,能撑得住这么多生灵之气?”
黑煌不说,清寻子确实没考虑到,他太过专注于战斗,因为黑煌有些难缠,一时难以将其胜过。不将其战胜,雀旦那边的隐患便会越来越大,身为教皇,眼界极长的清寻子知道,当前最重要的还是雀旦,黑煌这些人,根本不足以放在眼中。但黑煌主动提醒,清寻子岂会对夏萧不管不顾?他以一气承载自身意识,潜进夏萧大脑,与其取得对话。
见此,黑煌笑道:
“这种情况你解决不了,他会死在此处的,当前已没可能活下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在他被你带走时,我也一度以为自己失去了这个宝贵的徒儿。”
清寻子哼罢,那道闯进夏萧脑中的意识已开口问:
“情况如何?”
“师父,是你吗?”
“对!我能感觉到你的身体已达极限,不要再吸食生灵之气,快停下!”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七百九十二章 就此吸食萬千
“师父,我已停不下来,即便我不想,存在于魔道之力中的贪婪,还是在不断吸收,往我身体里塞,我不知道该怎么停!”
夏萧此话一落,极为无奈,他现在像个吃饱肚子的人,再被胀,恐怕会撑破肚皮。但更难受的,是他现在根本无法改变现状。清寻子若不是手头有黑煌要处理,肯定能帮其解决眼前之事,但现在根本抽不开身。
“别被生灵之气活活撑死,既然停不下来就将其转移到某个东西上!”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七百九十二章 就此吸食萬千展示
夏萧面孔涨红,虬龙般的青筋不断盘起,其中有滚烫的血液迅速流过,甚至要突破出体,但那股燥热,很快得到缓解。因为夏萧已将力量聚集在手中双刀上,令其有着无比反常之色,透露出黑红之光,不断压缩,更加浓郁。
一把灵器直刀,一把兽齿骨刀,两把刀上的魔气不断缠绕,令刀身有奇异纹路,散发出的波动当即割破其旁空间。可自身也有裂纹,似要破碎。不过有它们转移力量,夏萧便不用再抵触,反而能继续吸食万千生灵之气,大为催动魔气,将他们转化为自身的一部分,并加以运用。
生灵之气难免有些魔气和元气,也被夏萧一同吸食。而在他的五行空间内,黑树异常茂盛,元气之树也和其保持着同等规模,而头顶苍穹中的烈日,已被一轮黑日完全遮盖,不露半缕光。
虽说黑树和黑日已被撑满,但生灵之气、魔气和元气还在不断进入。但经过转化后,魔气得以释放于双刀,元气则充以元气之树,生灵之气暂时可以加身,但极限将至,再怎样也无法继续吸收半点。
就算是魔道,修行也不是一昧吸收,往自己身体里填那么简单。吸收到饱盈的程度后,就该停下,将容器扩宽,否则只会因为贪婪自爆而亡。
史上虽说撑死人少,但也真实存在过。夏萧当前不愿做那种人,因此双刀从手中落下,引得方圆数十里一瞬干燥如沙,又准备起下一道招式转移体内的力量。
之前本是生灵之气和魔气最多,元气暂时无碍,但现在什么都已到极限。于是,夏萧双手结印,将自身当作一个转换器,把魔气、元气以及生灵之气掺杂到一块,形成一道具有无边威能的印记。
魔气和元气因为无主,暂时也不相融,可生灵之气虽说没有威力,但夏萧将其裹在元气魔气中,试图将其引爆,产生极为强大的冲击力。既然有这么多魔气和元气,那夏萧也不客气,冒着生命危险,就要施展一道无与伦比的印记冲击来,超乎自己实力,令魔道人震惊。
夏萧的实力经过之前漫长的吸收,实力已有尊境曲轮 大成之能。他的那棵拥有十八圈年轮的树木,更是变得极为粗壮,和之前差别甚多。大致估算,约已至七十圈。这等变化,若是同级平常人,估计得用数年或数十年不等。
曲轮境界的沉淀至关重要,短暂的提升到此更是极限。夏萧在这种时候冒险,便将其余的力量聚集,可若没有上限,定会再度吸收。可自身不像潘驭有祭祀符阵,只有放弃。否则谁都不会拒绝在短时间这么快提升实力,但事已至此,得学会最为简单的割舍。
双手中的印记再度因三种力量交织而变得强横,夏萧的脸色,终于也好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么难看。他若是没有上限,肯定能用他们突破曲轮,到达参天。跻身入那种境界,便在大荒面前能说得上话,就是有些可惜。
夏萧有那么几个瞬间想利用魔纹祭祀符阵为自己加持,可那种东西自己求之不得,只能以这等方式转移。可三种力量的不断输出,并没有吸入的快。
鲸鱼吸水,一口难知多少,可这等力量的不断输出,令夏萧身前的印记已如一个硕大的光球。光球整体呈黑红色,刮起大风,掀起夏萧的头发,令其露出慢慢褪去涨红颜色的额头。
“师父,我觉得可以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