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起點-第260章 湖北和奉天那些事鑒賞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小說推薦民國風雲人物演義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袁世凯称帝时,湖北和奉天都闹出将帅不和的纠纷。在湖北将军任上的段芝贵,号称袁世凯的干殿下。为了把他和同为北洋系另一位名人段祺瑞相区别,人称小段。小段依仗和袁的特殊关系,谁都不放在眼里。在湖北,小段的口碑也很差。而会办军务的王占元,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个小段,想尽办法排挤小段。
王占元(1861年2月20日—1934年9月15日),山东省馆陶县(今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南馆陶镇人。原名德贤,字子春。
出生于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父亲死得早,和母亲相依为命。由于时局艰难,家贫如洗,经常受人白眼。后来母亲饿死,自己流落邯郸当店员。因其在兄弟姐妹中最小行七故名,人称:王七。
王占元十八岁时,因生活所迫投入淮军刘铭传部当兵,掌管大旗。一八八五年八月,被保送入北洋武备学堂第一期学习。一八九零年二月毕业,投入宋庆的毅军。一八九四年七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王占元与张怀芝、曹锟等人参加了鸭绿江战役。
一八九五年(清光绪二十一年)十二月,王占元随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练兵,开始被委任为新建陆军工程营队官、第二营后队领官,此后便一路高升。
段芝贵和王占元水火不容,又都是袁世凯的嫡系。
奉天的矛盾是发生在奉天将军张锡銮和张作霖及冯德麟之间。张锡銮是奉天将军,张作霖是廿七师师长,冯德麟是廿八师师长,都是奉天的实力派。
张锡銮(1843年—1922年),字金波,又作金坡、金颇、今颇,浙江钱塘(今杭州)人,生于成都。父亲是驻防四川的一个旧军官。
幼时就在其父督导下习武,颇得家传。早年随军习武,骑术和枪法都很精绝,且“智谋胆略,学识兼备”,二十岁前即为监生。
一八六三年张锡銮在武昌从军。一八六四年入湘军鲍超部霆字营办理营务。
一八七五年随热河都统崇实入东北,为锦州凤凰厅候补道。因佂讨马贼有功,一八七七年(光绪三年),奉天省.委任张锡銮为通化设治委员,丈量荒地,勘定城基,筹划通化建县事宜。
一八七九年实授通化县知事职,因为政口碑不错,一八八四年张锡銮离通化知县任时,当地民众为表心意,送其勒政碑。后改任锦县知县、锦州凤凰厅同知。
一八九四年八月中日甲午战事起。十月底日军越鸭绿江入侵中国,连陷安东、九连城,凤凰城,不久又陷岫岩、宽甸等东边道诸城镇,原奉天东边道宜麟以失地被革职。
十一月张锡銮授为署东边兵备道,时凤凰城既陷,张锡銮率定边军移屯通化,募新汰旧,得七营,军气复振。
一八九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张锡銮督率各营联合乡团,军分三路进攻宽甸。东路由营官林长青率领之定边军左营遇敌于宽甸西南,双方激战。日军不支东溃,又为乡团所阻,乃奔入宽甸南门,会合城内日军,出西门拟包抄清军后路。适营官岳元福率西路军至,迎头奋击,日军死伤甚众,向罄儿岭逃遁。张锡銮遂乘胜收复宽甸县城,盘踞长甸日军闻讯亦弃城遁。
三月一日清军又将长甸收复,五日据香炉沟之日军也退守金厂,九日张锡銮督军进攻金厂、长冈。三月十一日张锡銮军与日军在红铜沟南展开激战,击毙日军多人,十四日夜日军放弃金厂潜渡瑷河,退回九连城。 战后,日方将东边道诸城始与辽东各县邑同时交还,张锡銮任奉天东边道兼东边税务处监督。
一八九七年张锡銮被黑龙江将军伊克堂阿以税务舞弊事件参奏免官。一九零三年,张锡銮复任奉天东边道兼东边税务处监督、中军各营统领、巡警总办、全营翼长等职。一九零六年后,张锡銮先后人埠局总办、满升署度支司、奉天营务处总办等职。那时候关外的绿林马贼(红胡子)横行,张锡銮改编防军,收编了张作霖、冯德麟等匪部。张作霖还拜其为义父,“快马张”名震东北。
张锡銮是袁世凯的把兄,袁所以把老把兄从直隶都督调为奉天都督,一方面张在关外时久,有威名。二是因为张锡銮对张作霖、冯德麟二人有恩,派别人督奉,怕这两位实力派师长反对,应该是人地相宜。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愛下-第260章 湖北和奉天那些事推薦
但事物是变化的,有恩于别人,对有些人来说是负担而不是什么好事。张作霖和冯德麟这些草莽之人,本是很难管控的。特别是当张、冯两人得知这位老长官之来奉天,是因为靠他们二人为政治资本,于是便逐渐不把张锡銮放在眼里。时刻想得是把张挤走而自为。
张锡銮和段芝贵受到部下悍将的排挤和冷眼相待,都总到袁世凯这里诉苦,尤其是小段,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袁面泣。
对袁世凯来说,张锡銮是把兄弟,但张作霖和冯德麟也和他走得很近。段芝贵和王占元就更不用说了。两方都是自己人,袁世凯谁都不想冷待。
想到段芝贵的父亲段有恒,在当年张作霖受抚时,是张的保人,袁认为让张、段二人对调,或许可以缓和一下。
于是,民国四年八月十八日,袁发表命令,鄂、奉两督对调。
段芝贵来奉接事时,先赴张作霖司令部下榻,以示和张的交谊深厚。这时的小段是袁世凯的大红人,是北洋军中拥护洪宪帝制的第一号人物,又是段祺瑞的本家和同乡,加上小段的父亲又于张作霖有恩。张作霖心里虽十二万分不愿意,只能把一股子怨气按捺着。
在袁帝制自为密锣紧鼓时,曾陆续调师长以上的军人到北京面加抚慰,对于张作霖尤极尽笼络。据袁世凯女儿袁静雪所说,张作霖去她家面见时,对橱柜中的一块名贵的手表多看了几眼,袁世凯立刻取出不由分说地送与张。
张也出死力,从北京回奉天后立马通电劝进。奉天表决国体时,他亲带军队,荷枪实弹监视公民投票,造成清一色地赞成君主制的民意。
袁世凯对部下封爵时,曾封张为二等子爵。照袁颁爵时的普遍作法,中将阶级的师长和镇守使,都只授轻车都尉。张作霖以一个师长而获二等子爵,就表示袁破格笼络他。
然而张自以为对洪宪帝制出过大力,竟不能封侯而大失所望,即日便递呈请假。当时所谓请假,便是辞职的先声。吓得段芝贵亲自踵门探疾,而张作霖却闭门挡驾。
袁想调虎离山,征求张意见,拟任其绥远都统。张当然是一口拒绝,他怎会离开他的老窠奉天。
护国军倒袁时,袁世凯调北兵南征,民国五年二月间,召张作霖入京商讨南征问题。袁对张说了许多好话,许了许多好愿,劝张作霖带兵赴湖南。袁以为张会讨价还价,怎知大出袁的意料以外,张竟一口承允,拍胸愿为前锋。袁觉得张究竟是绿林出身,有侠义之气。
张答应出兵后,要解决出兵的技术问题,袁特别关照陆军统率办事处,对张的需要优先解决,补充饷械,尽量方便。怎知饷械到手后,张却突然变了脸,他翻脸后可更厉害,因为他手上有段芝贵亏空公帑数百万元的证据,这都是奉天的血汗脂膏,他要代人民清算这笔账。
民国五年四月二十日,段芝贵微服潜赴北京哭诉,袁世凯劝他委曲一点先回任所,再作计较。
这时袁获得密报,张作霖正命袁金铠起草什么奉天保安会的章程。袁想到辛亥革命时,奉天也产生了一个保安会来和清廷脱离关系,组织保安会便是变相的独立。
南方的局势已经乱成一锅粥,北方再出乱子还了得。
为笼络人心,稳住大后方,只能舍车保帅。四月二十二日,袁世凯任命廿七师师长张作霖为盛京将军,督理奉天军务。任命廿八师师长冯德麟为军务帮办。
袁世凯此举虽讨了张作霖的欢心。却严重地伤害另一个实力派人物——冯德麟。于是,张作霖和冯德麟的矛盾,又搅动得奉天局势不得安宁。
冯德麟宁省海城市温香乡达连村万里壕。十七岁就投身海城乡勇、绿林的冯德麟经过数年的闯荡,已经将公正侠勇之名散播开来,辽西辽南各地的百姓都称其为“团总”。而且冯德麟出道早、团伙大、占地广、讲义气,已经确定了绿林和乡勇界前辈的地位。
张作霖最初与冯德麟交往时,就对他充满了崇敬之情。比张作霖大九岁的冯麟阁经常到张作霖所在的大车店入住,他见张作霖为人机灵、讨人喜欢,曾给他讲过不少绿林好汉的故事。
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战争时,张作霖应募投清朝宋庆毅军。清军败后,宋庆部队撤回关里,张作霖也从部队脱离回到家中。
重操旧业后他不得不面对贫困窘迫的生活,最后不得不投奔曾经给过他许多幻想的冯德麟。后来,冯德麟把他安排在手下董大虎的帐下。虽然张作霖并没有在董大虎手下太久,但与冯的交情却从此开始。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笔趣-第260章 湖北和奉天那些事分享
在甲午战争和庚子之乱之间东北几乎没有正式军队。一些地方乡绅为了保护老百姓的安宁,联名请示政.府,申请招抚绿林豪客,成立辽河南路两岸招抚局。当时被推举为总练长的,就是“年力精壮、性情侠迈”的冯德麟。
冯德麟早年曾在县衙充当衙役,因与绿林交往被解职。中日甲午战争后,一九零零年爆发义和团运动,沙俄借机入侵我国东北。冯德麟趁社会动荡不安、土匪蜂起之机,在辽阳界的高家坨子拉起“大团”, 声称“保境安民”。因其抗击俄军,很得民心,队伍由百余人发展到数百人,声势浩大。控制了辽河两岸地区。
一九零一年被俄军逮捕流放,后乘敌不备逃归。一九零四年日俄战争爆发,冯德麟率部参加日本人招募的“东亚义勇军”。成为日本的别动队,队伍发展到数千人,不断袭击俄国军队。
在日俄战争的三年中,冯麟阁参加的仅针对俄国的大小战役就有三十二起,特别在辽阳首山战役。战后,日本特奖赏他“宝星勋章”,并向清廷保荐他和他的队伍可以为清廷所用。
一九零六年,冯德麟被清廷招抚,任巡防营统带、后充任巡防营左路统领。辛亥革命后,袁世凯任总统,成立陆军,将奉天巡防营改编为二十七师和二十八师,冯德麟被委任为二十八师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