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 txt-章二七 奮父祖之餘烈閲讀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安东尼奥站在了帝国陆军的阵地上,面前是黑暗中的卡亚俄港,在对面的火光下,隐隐然可以见到费利佩城堡的轮廓,因为发现了陆军布置火炮的缘故,很多费利佩城堡周围的工事群里开始熄灭灯火,以免成为第一批打击目标,但在安东尼奥的眼里,这像极了西班牙殖民地的命运,在向地域坠落。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而在陆军的炮兵阵地上,一枚枚火箭弹从辎重车里被搬运下来,这些拥有三片倾斜稳定螺旋板的火箭弹是帝国陆军兵工厂的最新产品,由槟城陆军兵工厂打造,发射后的尾部气流会因为倾斜螺旋板的存在而围绕自身轴线旋转,从而让其飞行路线更为稳定,当然,它仍然不是什么野战装备,只用来攻击工事群和利马城。
这种射程达到了四公里的火箭弹在运输过程中遭遇了大量的折损,仅仅在麦哲伦海峡就有一艘船沉没,导致陆军炮兵仅仅能进行一轮齐射,但是因为利马舰队的存在,利马城暂时躲过了这个机会,可卡亚俄港里的船只就没有这个好运了。
后半夜的时候,安东尼奥亲眼见证了三百多枚火箭弹的射击,正如李君威所说的南洋,这个画面让他永生难忘。
一团团火光拔地而起,然后如流星一样飞射进了卡亚俄港,落在费利佩堡的码头区域,船只、仓库失陷于爆炸之中,在火光四射之下,毁于一旦。
爆炸的威力非常大,但更让人绝望的是引发的火灾,水手们斩断锚链,划动小船,企图把自己的船只脱离这片火焰地域,但这是完全徒劳的,即便是白天,也难以进行这类操作,更不要说在这个时候了。
费利佩堡的码头区是军用区域,无论舰船还是海边仓库里,都不乏易燃物,尤其是火药,连续不断的爆炸声掩盖了一切,但哭喊的声音则更为凄惨,即便是远处的利马城,都可以看到这末日一般的景象。
火箭弹的一轮齐射改变了利马战场的战局,这个夜晚,陆军们疯狂讨论着讥讽着,在他们的嘴巴里,利马舰队已经在火箭弹的攻击之下完全覆灭,这也是陆军之于海军的一场大胜利,在海外作战,海军难免会战局上风,因为他们总是以陆军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可是今天晚上,陆军消灭了利马舰队,让海军可以无所事事,这实在是美妙的感觉。
然而,当第二日的太阳升起的时候,热气球升起,观察到的情况却让陆军有些失望,昨晚的火箭弹攻击引发的大火到现在还没有熄灭,但是,利马舰队并未被完全消灭,宽大的港池之中,至少可以看到超过五艘的重炮舰完好无损,考虑到费利佩堡挡住了一部分视线,残存的利马舰队舰船会更多。
“上半夜的时候,当我们的火箭弹还在布设,利马舰队的指挥官拉斐尔就命令部分舰船前往北面的码头停泊,与部分民船交换了位置,而我们的火箭弹却主要攻击的是军港区,只是向民港区发射了部分纵火弹,结果很不乐观。
向我们投降的水手提供的消息是,只有三艘重炮舰队被完全摧毁,但巡航舰和纵帆船等附属的军舰被摧毁了很多…….。”李素有些失望的向李君威汇报到。
“我看到很多人向我们投降,这是为什么?”李君威问。
“投降的并非士兵,而是商船水手,据说昨晚的攻击让岸边的利马舰队营房损失惨重,而拉斐尔则命令舰队强行出海,人手不够,强征商船水手,甚至命令他们放弃拯救自己的船只,上军舰参战,还征用了很多民船,但有不从,直接杀死,拉斐尔完全疯了,他要与舰队决死一战。”李素解释说道。
李君威无奈:“看来不可避免的让海军参战了,或许赵龙城正等着这一天呢。”
圣洛伦索岛北面。
这座狭长的岛屿与秘鲁海岸线大致形成了一个V字形,北面开口很大,南航道狭窄,所以拉斐尔只能让舰队从北航道离开港口,此时,赵龙城的坐舰致远舰就下锚在岛屿的北段,从这里可以对港口的情形一览无余。
“我早就跟李素说过,火箭弹不用夜晚使用,白天用最佳,这样我们可以提供利马舰队的具体位置,可是他偏偏不听……..。”舰队参谋长对赵龙城抱怨说道。
赵龙城则是回头瞪了他一眼,让这个年轻气盛的家伙闭上了嘴巴,原因很简单,晚上用有晚上用的好处,敌军不会有防备,可以炸死更多人,烧毁更多船只,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利马舰队会在夜晚转移码头。
“再派通讯船,让后卫舰队立刻赶来。”赵龙城说道。
远征舰队在这里已经封锁了近两个半月,显然,舰船不可能永远漂在这里看西班牙人排雷,因为赵龙城很早就把六艘战列舰分成前卫和后卫舰队,三艘一队分批前往陆军占领的卢林休整,原本计划是,陆军用火箭弹夜袭,前卫舰队堵住北口,后卫舰队堵住南口,防止西班牙舰船逃窜,谁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利马舰队主力仍在。
在赵龙城的面前,卡亚俄港依旧处于烟雾笼罩之中,四处还有火光,但在港池之后,利马舰队已经在集结,或许拉斐尔早就制定了突围计划,他命令四艘划桨船在最前面,两两一组,挂上链子,拖行向北,排除可能存在于突围路线上的水雷,而在其后则是两艘征用的三桅杆商船,满载的是巴拿马运来的砖头和粮食,这两艘船吃水都超过了重炮舰。
而剩余的重炮舰队则排成战列线,在后行动,商船和重炮舰都不起帆,而是以小船拖动,防止风把船只带到雷区,整个路线贴着海岸线前进。
赵龙城看到这一幕,也是无奈,雷区就在面前,如果没有雷区,他可以直接率领战列舰冲进去,打利马舰队一个措手不及,哪怕自己的兵力少。
“…..第五艘圣菲号……第七艘卡亚俄号…….第九艘圣罗莎号…….。”参谋们按照图册统计着敌人舰船的数量和战位,仅仅是这九艘重炮舰就足够让远征舰队郑重其事了,好在随后再跟上的巡航舰只有两艘,还有十几艘商船,让这支舰队看起来更加杂乱。
致远号航海日志:帝国二十六年八月四日午时初刻,地点:秘鲁海岸,南纬十二度二分,西经七十七度十一分。东南风偏南,风力二十一节,航向北偏东两个罗经点。第一远征舰队集结完毕,进行一级战斗准备!
司令官旗语:奋父祖之余烈,建不世之功勋!
致远号的下层火炮甲板,水手长王自在拿着一个酒壶,靠在三十六磅火炮上,喝了一小口,他看起来有六十岁,实际上只有四十五,这是几十年海上生涯所摧残的样貌,在致远舰上,他绝对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也颇受尊重,人们当着他面,叫他王老爹,背地叫他独眼王,就是因为他就一只眼睛。
海战,尤其是战列舰进行的海战,节奏非常缓慢,当进入一级战备后,全舰进入了紧张有序的准备之中,甲板上铺垫沙土或者破帆布,火炮甲板上一切影响作战的东西收拾起来,厨房为大家提供了热餐,今天的酒水也是双倍,不断有消息从上层甲板传来,远征舰队还在调整阵型,通过炮窗,连敌舰都看不到。
枪炮长挨个检查了火炮,说道:“王老爹,讲个故事,让大家乐呵乐呵。”
这其实是不和规矩的,但战时的军舰上,什么规矩都会被打破,别的不说,火炮甲板上那些光膀子的家伙可不只是水手,还有不少陆战队士兵。
六艘巡航舰改造成了战列舰,炮可以加装,人怎么办,海军不允许身份不明的人上船,而殖民地新归附的混血和印第安人不被信任,李君威曾经提出让英国人、荷兰人雇佣的船员参战,但是也被拒绝了,只能让陆战队参加海战了,虽然他们不会操帆,但是操炮并不需要多少技巧。
但问题是,吃饱喝足的船员们很压抑,这里的人很多有作战经验,但几乎无人有正规海战,战列舰海战的经验,平时收拾海盗和走私船和正规海战可完全不搭边呀。因此枪炮长才愿意让水手长讲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
王自在把酒倒在他的玻璃眼珠上冲洗了一下,托在手心说道:“知道这玩意咋来的么?”
众人摇头,王自在又说:“知道司令长官那旗语是怎么来的吗?”
“就是说让各船的军官学习父祖无畏,干了西班牙人呗。”有人说道。
“屁!司令官的旗语是说给全舰队听的,你,我,都有份。”王自在说道,他晃了晃手里干了眼珠,塞进了眼眶你,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那旗语和这个是一个来路。”
有水手说道:“王老爹又开始吹了,船上的军官父辈多是海军出身,所以人家才能奋什么余烈,和我们有个毛关系。”
王自在哈哈一笑,说道:“那你可就说错了,今天是八月初四,知道三十六年前的八月初四,发生了什么吗?”
“你问这话干啥,三十六年前,我们这群人还没出生呢。”水手们纷纷说道。
“就是,别说我,我娘都还在我姥姥肚子里呢。”
王自在说道:“三十六年前的今天,在南洋爪哇海,爆发了帝国的立国海战,爪哇海战!太上皇他老人家,当年还叫元首,带着我们在爪哇海,干了荷兰红毛夷,从那一战开始,咱帝国才算立下脚跟,从此海上陆地,全凭太上皇老人家吩咐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有人问。
王自在说:“我这眼珠子,就是在爪哇海战中崩瞎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知道吗,那时候,咱帝国才多少人,好家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船上和红毛鬼子拼,那才是倾尽全国力量,那次海战的旗语是——中国兴衰,在此一战!
咱们赢了,才有了这煌煌盛世,你我都是中国人,你们说,是不是相当于咱们父祖也参加了。”
“嘿,这是正理!我爹虽然没有参加过爪哇海战,可当年也是出海抓过红毛鬼子的,听我爹说,那一次,在海上见了红毛鬼子的船,没别的,就是干。”
王自在哈哈大笑:“就是,今天咱们和西班牙人也没别的,就是干!”
“对,就是干!”
众人轰然应诺。
在致远舰的作战室内,远征舰队的军官们也在热烈讨论着,只不过他们讨论的更多是战局,现在的情形对于远征舰队来说,并不那么有利。
如今双方舰队几乎都排列成战列线,向北前进,帝国一方在巡航舰等附属舰队上是战局优势的,而在主力阵线上却处于劣势。
首先是兵力弱势,利马舰队有九艘重炮舰,而远征舰队只有六艘战列舰,虽然对阵的每一艘都是己方占据优势,但西班牙人的兵力优势不可小觑。
而在风向上,东南风盛行,而利马舰队更贴近海岸线,先是占据了上风向,也就有更多进攻上的主动权,其实帝国海军在作战条令之中更追求占据上风,但港口位置决定了,从一开始远征舰队就抢不过对方。
因为远征舰队装备的短重炮远射火力不佳,所以远征舰队按照命令,与利马舰队保持了四百米以上的间隔,而利马舰队也没有炮击,双方各自沿着航线北上,气氛压抑的有些可怕,而赵龙城现在连拉斐尔的意图都没有弄清楚。
西班牙人是要借助兵力优势消灭远征舰队,还是突围出港,北上逃亡呢?如果是前者,远征舰队可以利用速度优势和敌人进行纠缠,可若是后者,岂不是中了敌人奸计,而越往北,西班牙港口就越多,会不会给了敌人逃窜的机会?
“将军您来看,利马舰队很奇怪!”甲板上传来了致远号舰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