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376章 觸電的那種感覺分享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不过,以静电为理由,还真是对何家酒店的侮辱,就凭着这一条,林浩算是认了。
“秦小姐,我是林浩,虽然刚才副主席说了些不可尽信的话,但是的确,”林浩瞅了眼陈普,“我跟陈会长,还真是希望你能够亲自出来,为我们打开这扇有静电的门。”
秦归雪从椅子上起身,屋子里很暖和,她还打开了加湿器,虽然是秋冬时节,但是产生静电的概率还是比较小的,对方态度这么强硬,看来之前的传闻不假,林浩和陈普都不是一般人。
不过今天亲自交手之后,似乎这个白昊才是真正厉害的隐藏角色,甚至比较起来,林浩和陈普都显得稍微稚嫩了一些,这可真是意外收获。
难道,云大真正的领队,反而是这个新生的副主席?很有可能,新生能当上副主席,那可不容易。
她将手伸向了门,没想到下一刻——
“啊!”
手指间有种触电的感觉。
秦归雪吓得惊叫一声,外面的秦平听到她的声音连忙打开门查看她的情况,女孩正捂着自己的右手,嘴里含着指头。
“触电的那种感觉,已慢慢出现。”白昊吹了声口哨,跟唱歌似的念出来这句老歌的歌词。
秦平的脸顿时和他的衣服一样黑了,沉着脸问:“是你?”
白昊心头一惊,这个大叔刚才爆发出的战意,可真是不容小觑,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实力?
“平叔,快请他们进来吧,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碰到静电了。”秦归雪这时候已经没事了,红着脸邀请他们进去。
林浩用询问的眼光看向白昊,白昊没有说什么,仍然是一副装死的样子,这下连杨欣蕾都好奇了,小声地问他:“你还真是调皮,干嘛要电她那不痛不痒的一下?”
白昊扁扁嘴,喉结动了动却没说话,正当杨欣蕾以为他不想回答的时候,却在自己的意识海域之中,听到了白昊的声音:“我刚刚没有对她出手。”
嗯?
杨欣蕾大感意外:“没想到你连神识互感都会,既然刚才你没有电她,那她为什么会触电呢?”
“谁知道,搞不好是这小碧池自己装出来的。”白昊拉着她进门,这时候,才看见里面一桌已经摆开了,里面居然是只有秦归雪一个人,原本设想中的秦家人和京大校队的人,一个都没有。
她这么托大的吗?
入席坐定。
本来怀着刚才的疑惑,不只是白昊一个人,其他人心中也有类似的谜团,可是没想到,坐下后还没有开席,秦归雪,居然先他们一步,提出了这个话题。
“请几位来的意思,不知道各位来之前可有想过?”
白昊来了个战术后仰,秦归雪这个问题,提得是有点水平了,这丫头不简单,进门就开始设套,给他们下马威,刚坐下开始,就要磨刀霍霍,咄咄逼人了。
不过,对于白昊来说,只要咱脸皮够厚,你就不能那我怎么样。
他徒手抓起自己面前的一个烤羊腿,“想倒是没怎么想自己,以我们这种高尚的人格,自然还是为秦小姐考虑的多一点。”
不待主人招呼,便自己先动嘴起来,这教养可真是够了,不过,用来恶心秦归雪这个心机小妞,算是正好打在七寸上。
因为女人的心机其实也就那么几回事儿,无非是利用自以为的身体优势,来与男人的薄脸皮进行对比冲击,让男人不屑于或者是羞于去计较那些小事情,可万一要是遇上个无赖,再怎么厉害的心机婊,那也没什么办法了。
这是最省事最简单的办法,当然,还有高智商的方法,不过平时用脑过度,白昊在对付女人这种小事情上,实在不想再多用什么脑子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376章 觸電的那種感覺讀書
正啃着烤羊腿,他还招呼着其他人,“别只看着啊,大家伙别客气,都是咱阿雪精心准备的,你们要是不吃的话她还不高兴呢,都饿坏了吧今天,快点吃!”
说着,白昊还一脸不好意思地对秦归雪说:“秦小姐这么为我们考量,还为我们设宴,我们也是竭尽为秦小姐考虑,这才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哦?”秦归雪状似意外的样子,“那还真是让人感动,不知道,白同学,究竟都为我考虑了哪些呢?”
她在念那个“白同学”的时候使用了重音,显然是对白昊称呼她为“秦小姐”有些不满了,呵呵,还真是个有脾气的大小姐呢,不过这教养确实也不错。
对于这个问题,白昊自己没有回答,却看向了陈普,“陈普,你为秦同学考虑了什么?”
陈普是真的意外——因为白昊一向都是对林浩开炮,他乐得在一旁看戏的,因为他最先和白昊在宿舍认识也算是觉得交情会深一些,就以为他会对自己放尊重点。
可是没想到终于还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
“我,那个,”陈普支支吾吾地站起来,就跟个被老师点名罚站的小学生一样,完全没有了社团大佬该有的霸气和威严,“我为秦同学考虑……说实话我没有考虑到什么,我只是觉得很意外,怎么会请我们呢?”
白昊将目光重新投向秦归雪,这时候陈普松了口气坐了下来,却发现林浩在看他笑话。
该死。
这时候,白昊对秦归雪做刚才陈普发言的总结。
“你也看到了吧,其实再硬的男人,也有这样害羞的一面,我们即使是社团的所谓领导,其实大家也不过是一帮孩子,刚才陈会长也说了,他好奇的是,您怎么会请我们,要知道我们来之前以为在这里坐着的会是有很多人,至少京大的人也得坐几个在这里,秦家的也得坐几个在这里,可是没想到,居然只有你,和这位平叔两个人。”
林浩和陈普,加上其他人,说实话,心里舒服了点,因为白昊怎么还是把他们心里的疑惑问出来了。
只不过,这样的问题,问出来也确实是足够失礼,尤其是在自己作客的时候问出来,简直像是在挑衅,他们是决计不会这样问的,得亏是白昊这样的人在。